<noframes id="p3rfd"><menuitem id="p3rfd"><pre id="p3rfd"></pre></menuitem>

<p id="p3rfd"><delect id="p3rfd"><menuitem id="p3rfd"></menuitem></delect></p>

<p id="p3rfd"><delect id="p3rfd"><listing id="p3rfd"></listing></delect></p><p id="p3rfd"><delect id="p3rfd"><menuitem id="p3rfd"></menuitem></delect></p>
<p id="p3rfd"><output id="p3rfd"><delect id="p3rfd"></delect></output></p>

<p id="p3rfd"><p id="p3rfd"></p></p>

<p id="p3rfd"></p>
<pre id="p3rfd"><delect id="p3rfd"></delect></pre>
<pre id="p3rfd"></pre>

<p id="p3rfd"><delect id="p3rfd"><menuitem id="p3rfd"></menuitem></delect></p>
<p id="p3rfd"><output id="p3rfd"></output></p>

<pre id="p3rfd"><output id="p3rfd"><menuitem id="p3rfd"></menuitem></output></pre>

<p id="p3rfd"><output id="p3rfd"></output></p>

<pre id="p3rfd"><output id="p3rfd"><output id="p3rfd"></output></output></pre>

<pre id="p3rfd"></pre>

<pre id="p3rfd"></pre>

<pre id="p3rfd"><output id="p3rfd"><delect id="p3rfd"></delect></output></pre>

首頁 |期刊 |展覽 |培訓 |畫廊 |讀編往來 |投稿 |訂閱雜志 |聯系我們
用戶:密碼:
站內搜索:
  最新動態 更多>>
第17屆臨沂書圣文化節隆重開幕
《中國書畫》全國各地代售點
邀請函 | 一年之寄2021·花歌盛世...
“愛的陽光·筆繪殊心”——首屆“...
展覽資訊 |《中國書畫》2021“一年...
邀請函 | 一年之寄2021·福田花雨...
  推薦閱讀
  下期預告 更多>>

 
 

專家論道

草書的關鍵

邱振中

時間:2021-03-01 09:30:00 | 來源:中國書畫


草書的關鍵是運動。

從草書孕育時期開始,目標便是迅捷。如果沒有這種需求,根本就不會出現草書這種東西。但是從漢代到唐代,幾百年的時間,草書發展出了復雜的技巧,其本質是在連續的運動中實現線和空間自由而豐富的變化。在狂草中,這種變化還獲得一種特質,那就是這所有變化都隨機發生,不可預計、不可重現。這使得草書—特別是狂草,具有十分豐富的表現力,但也具有很高的難度。

人們深深感覺到了這種書體的魅力,同時領略了狂草創作的艱難。后人有意無意修改著草書的內涵。宋人把行書的筆法加入草書中,所以人們稱“草書至山谷一變”;明人把這種方法作為草書的標準筆法,而在王寵筆下,竟將楷書的節奏帶入草書中,雖然別有風味,但草書的氣脈已斷;王鐸在草書中減少提按,增加平動,同時用頓挫來制造變化,開辟了草書的新境,但是并沒有從根本上改變以行入草的趨勢。

與其他書體相比,草書有極為特殊的要求。例如說熟練。書法史上,所謂“日書萬字”的人不在少數,如趙孟頫,但這種熟練與草書所要求的熟練是兩回事。趙孟頫并不會寫草書!斗遣輹防锼f的“夕惕不息,仄不暇食;十日一筆,月數丸墨”,從一個側面反映了獲得草書書寫能力的艱辛。草書要求的,是極端的熟練,是即興地創造精彩的運動、線質與空間。

后來人們解釋“匆匆不暇草書”,說是匆忙之間,來不及安排、構思草書。這完全出自后世對草書的一種認識。宋代,楷書已經成為人們學習書法的不二法門,加上人們一般只能從《十七帖》之類的拓本來學習草書,除了極少數人,普天下的草書都只剩下一個軀殼,節奏完全不對了。

草書在流暢而迅速的書寫中,同時要處理好線條的質感、力度以及空間的情調和連接。正如我在一個地方說過的那樣,其他字體多少能憑靠記憶來處理結構,但狂草無法依靠記憶,一切都必須隨機處置。我們甚至可以說,草書和其他書體所要求的是兩種不同的才能。

在書法這樣一種經過充分發展的藝術中,構成方式上任何一點新意的出現,都可以說是重大的發現。判斷這種貢獻要十分謹慎,要有長時間的檢驗。

感受、判斷傳統風格作品的獨創性,困難之處,在于它與傳統保持相當密切的聯系,僅僅從傳統這一端來看,它也能成立;而從另一端來判斷,要有兩個條件:其一,熟悉整個書法史;其二,對現代構成方式不陌生。

現代人有許多便利之處。隨便說一點,印刷的進步使我們能夠看到前人很少有機會見到的許多古代杰作。但是現代人也有很多困難,例如,傳統風格書法創作的各個方向、技術上的各種可能性,幾乎都有人做過,大部分也做得不錯。這樣,我們今天還能夠做些什么?

要獲得關于創作的智慧,理論研究當然是途徑之一,但兩者之間還是有很大的區別。創作面對的是感覺和理性混合的汪洋大海,理論只是從中舀出幾勺,細加分析,并窺測大海運動的某些規律。對整個創作活動的把握不一樣,在這里感覺與思考是另一種關系。它要求一種與理論研究不同的智慧!


責任編輯:劉光
作者為:中央美術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詳見《中國書畫》雜志2021年第2期)

 
友情鏈接
數字期刊
合作站點
博看網讀覽天下喜閱網悅讀網龍源期刊網91悅讀網VIVA閱讀百度藝術百科
版權所有:《中國書畫》雜志社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亮甲店130號恩濟大廈B座4層   郵政編碼:100142
電話:010-63560706   傳真:010-63560985   技術支持:15910958576   網站廣告:010-63560706-1019
京ICP備12050137號-1 
国产综合久久久久精品
<noframes id="p3rfd"><menuitem id="p3rfd"><pre id="p3rfd"></pre></menuitem>

<p id="p3rfd"><delect id="p3rfd"><menuitem id="p3rfd"></menuitem></delect></p>

<p id="p3rfd"><delect id="p3rfd"><listing id="p3rfd"></listing></delect></p><p id="p3rfd"><delect id="p3rfd"><menuitem id="p3rfd"></menuitem></delect></p>
<p id="p3rfd"><output id="p3rfd"><delect id="p3rfd"></delect></output></p>

<p id="p3rfd"><p id="p3rfd"></p></p>

<p id="p3rfd"></p>
<pre id="p3rfd"><delect id="p3rfd"></delect></pre>
<pre id="p3rfd"></pre>

<p id="p3rfd"><delect id="p3rfd"><menuitem id="p3rfd"></menuitem></delect></p>
<p id="p3rfd"><output id="p3rfd"></output></p>

<pre id="p3rfd"><output id="p3rfd"><menuitem id="p3rfd"></menuitem></output></pre>

<p id="p3rfd"><output id="p3rfd"></output></p>

<pre id="p3rfd"><output id="p3rfd"><output id="p3rfd"></output></output></pre>

<pre id="p3rfd"></pre>

<pre id="p3rfd"></pre>

<pre id="p3rfd"><output id="p3rfd"><delect id="p3rfd"></delect></output></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