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p3rfd"><menuitem id="p3rfd"><pre id="p3rfd"></pre></menuitem>

<p id="p3rfd"><delect id="p3rfd"><menuitem id="p3rfd"></menuitem></delect></p>

<p id="p3rfd"><delect id="p3rfd"><listing id="p3rfd"></listing></delect></p><p id="p3rfd"><delect id="p3rfd"><menuitem id="p3rfd"></menuitem></delect></p>
<p id="p3rfd"><output id="p3rfd"><delect id="p3rfd"></delect></output></p>

<p id="p3rfd"><p id="p3rfd"></p></p>

<p id="p3rfd"></p>
<pre id="p3rfd"><delect id="p3rfd"></delect></pre>
<pre id="p3rfd"></pre>

<p id="p3rfd"><delect id="p3rfd"><menuitem id="p3rfd"></menuitem></delect></p>
<p id="p3rfd"><output id="p3rfd"></output></p>

<pre id="p3rfd"><output id="p3rfd"><menuitem id="p3rfd"></menuitem></output></pre>

<p id="p3rfd"><output id="p3rfd"></output></p>

<pre id="p3rfd"><output id="p3rfd"><output id="p3rfd"></output></output></pre>

<pre id="p3rfd"></pre>

<pre id="p3rfd"></pre>

<pre id="p3rfd"><output id="p3rfd"><delect id="p3rfd"></delect></output></pre>

首頁 |期刊 |展覽 |培訓 |畫廊 |讀編往來 |投稿 |訂閱雜志 |聯系我們
用戶:密碼:
站內搜索:
  最新動態 更多>>
《中國書畫》全國各地代售點
《中國書畫》十五周年名家題賀
公 示
《中國書畫》組織書法家走基層 “...
《中國書畫》“一年之寄”(第三回...
《中國書畫》2017年總目錄
  推薦閱讀
書畫同源
明治世廢漢字議
臨書一得
尤倫斯走了,股票來了
無私的捐贈 永遠的奉獻
  下期預告 更多>>

 
 

名家訪談

神游東方 ——周韶華訪談

時間:2014-12-15 09:30:00 | 來源:中國書畫


 

 

  編者按:《中國書畫》雜志2014年12期新刊“名家訪談”欄目推出了周韶華訪談專輯,訪談依周韶華藝術歷程的時間順序,以“戰火砥礪的生命厚重如斯”、“對創新的全方位觀照”、“從大河尋源到文化尋源”、“理論思考是中國畫發展的現實需要”四個主題展開。今《中國書畫》微信公眾號推出“戰火砥礪的生命厚重如斯”部分,文章如下:


  周韶華,1929年生于山東省榮成市石島鎮。1950年畢業于中原大學美術系。曾任湖北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主席、美術家協會名譽主席,中國美術家協會理事,F為中國國家畫院院委委員,湖北省美術院名譽院長,國家一級美術師,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周韶華被藝術界視為中國水墨畫壇的革新大家,是中國現代水墨畫的開拓者和先行者之一。他以軍旅生涯奠定的豪放秉性,尋找大山大水中的大美,表達著它們的寫意性、象征性、抽象性和文化性;他以天人合一的思維向度,騁懷太虛幻境,“挪移和延展人文產品圖像”;他以藝術理論家的高度和膽魄,提出富有創見的理論觀點,探尋著中國畫的現代轉型之路。甲午之秋,85歲高齡的周老蟄居于青島,每天以十幾個小時的勞作孜孜撰寫著《感悟中國畫學》,繼續梳理著他對中國繪畫的發展思考。

 

 


周韶華  托起心中的太陽  144cm×365cm  紙本設色  2001年

 

◇ 時    間:2014年8月13日
◇ 地    點:煙臺·東海賓館
◇ 采 訪 人:康守永

一、戰火砥礪的生命厚重如斯
  康守永(以下簡稱“康”):“上蒼派我到這個世界來,就是要七七四十九缸苦水都喝完的。父親走了,母親不滿二十歲;母親走了,我還不滿十歲。”看到您的這樣一段文字,讓人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您對您的這一段苦難童年,卻用“享用不盡”這個詞來形容。
  周韶華(以下簡稱“周”):人生就是由非常磨礪你的事組合而成。家破人亡,百般折磨,千般考驗,成了我人生的磨刀石,F在想想,一生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給父母盡孝。但苦難讓自己成長得更快一些,我曾說過,也許上帝是個急性子,急于想破格“提拔”我,讓我坐“直升飛機”成熟得更快。所以我感慨說“苦味給予的好處遠比甜味多”。
  苦難磨煉心志,也讓你憧憬一切美好的東西。我的愛好比較廣泛,美術、戲劇、音樂、文學等等。只要接觸了以后,很快就對它發生興趣,就模仿。但是我做夢也沒有想到會成為一名畫家,一些偶然的巧合,加上對文化的自覺,促使自己走上了藝術的道路。如果沒有文化,恐怕我的命運會是非常悲哀的,雖不能說完全是文化改變了自己的命運,但沒有掌握文化肯定走不到今天。

周韶華 大漠浩歌——這里不是夢 紙本水墨 247×123cm 2000年

  康:您當時的家庭背景下生活都艱難,是怎么有機會接受教育的?  周:我母親過的日子的確非常艱難,家里有兩畝地,到春耕秋收的時候,多半我舅舅過來幫忙。但嚴格地說,媽媽在世的時候我還沒有受過真正的苦,因為靠近海邊,趕?梢愿纳粕,要是沒有大海就很慘了! ∥夷赣H去世以后,我二舅就跟我姥爺(指外祖父,北方的稱呼)商量說,怎么也得讓這個孩子讀兩年書啊。他認為我非常聰明,爬在窗戶上聽其他孩子上課都學會了不少東西,讀兩年書將來長大了或許還能有個本事掙飯吃。他倆的這番對話我都聽到了,這個決定的意義對我的確很大! ∥依褷斖夂,我二舅就跟我正式談話。他說我供你上學時間長了可供不起,只能供你兩年,別人讀四年的書你兩年得讀完。當地所謂學校,是農村的一個私塾,老師是村里一個老頭,農忙時候他也種地,農閑了就教學生。學生也是農忙了幫著家里干活,農閑了去讀書。這樣我一進私塾就讀《論語》,三個月就把《論語》從頭到尾都背過了。能背得過來,但老師也不講字意,讀了根本就不知道意思。除了“學而時習之,不亦悅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開始讀就能知道大概意思,其他好多都是后來慢慢知道的! 〉x了三個月就讀不下去了。我有一個舅媽,我一吃飯她就嘀咕說這個孩子最能吃,我姥姥(指外祖母,北方的稱呼)聽了心里難過得很。后來我就跟姥姥說,我要外出找事做,養活自己! ∥11歲左右,離開了老家,坐小輪船到了威海。在威海下船以后辦了一個良民證,又輾轉到日本統治下的大連去當童工。我干了一年,既不給你衣服又不給你工資,只管你吃飯,一直到太平洋戰爭爆發。后來工廠連飯也不管了,讓我和同伴們到東北的蘋果園里撿爛蘋果回來吃,我就決定不在工廠干了,就又回到了老家! 』貋砗舐犎苏f八路軍來了,我就跟姥姥說也要去當兵,結果她堅決反對,我只好偷著跑出去報名參加。當時八路軍指導員問我多大年紀,我說我15歲,大概我個子高他們也就信了。

 

周韶華 神游母親河 紙本水墨 144×365cm 2001年 廣東美術館藏


  
  康:畫畫就是從當兵開始的?
  周:當兵后我在連隊也沒干多少天,就被調去給領導當通信員。閑暇的時候,我就經常自己亂畫一通。被團長發現了,他說你會畫畫?畫幅作品給我看一看。我說畫什么?他說畫個洋船吧。見他桌子的地圖上有紅、藍鉛筆,我說可以用這個筆畫嗎?他說行。我就在他辦公室畫起來。畫完后,他看了還蠻欣賞,就問我到連隊去當文化教員干不干?我說只要領導信任我,我可以試一試。當時部隊很多人都沒有文化,我當文化教員,實際上就是做指導員的助手。指導員人特別好,但沒讀過書,他希望我能夠協助他。他要給大家作形勢報告,講時事,但他連看報紙都很困難,所以一切都是我代他辦,要我講。
  最困難的是,文化教員每天都要唱歌,我自己會唱的歌很少,只能到別的連隊去偷聽偷學,聽了回來再教給大家。當時全團集合賽歌,你的連唱不了二十多首歌就過不了關。所以又逼著我學簡譜,不會簡譜光偷聽別人是跟不上的。行軍的時候,哪個戰士表現好,我就馬上編個順口溜出來,打著竹板就唱開了,讓戰士們都很高興。在連隊大家都非常喜歡我,文化教員當得不錯,后來就慢慢升為宣傳干事,最后也就走上文化這條路了,且一發不可收拾。
  人生就是有很多的偶然性,我自己也沒想到未來的今天。那時候身邊要是有音樂老師,可能就去搞音樂了;要是有人教表演,也可能去演戲了。在當時,畫畫也是服從部隊需要的,每到一個地方去要刷寫大標語,用石灰或者用鍋灶的灰攪合幾下,就可以上墻了,不是寫就是畫,忙個不停。
  康:您當時對新聞記者還曾有過興趣?
  周:我對當時的戰地記者非常羨慕,尤其是對范長江、華山等大記者欽佩得五體投地。1948年,我在華東野戰軍軍政干部學校學習了一陣子又轉到了河南,我就主動跟領導提出,說我想到中原大學新聞系去學習,那里正好是解放新區新聞工作要大發展,領導馬上同意了。在學校里給我們講課的盡是名記者,課上講了不少理論。
  學完之后,沒叫我搞新聞工作,而是讓我搞機要工作。去的時候首長就交代說,你們這些人干什么事都要集體行動,不能單獨出去,因為一個人被敵人俘虜,就會導致整個電臺的呼號就要改變,會造成非常大的麻煩。面對這種枯燥怎么辦?要自己尋找快樂。唱個京戲,畫個畫,下個象棋,自我娛樂。一說畫畫,我的特長又有了用處。中原日報社上有一篇軍愛民的新聞特寫,我一晚上畫成了一套連環畫,送到《新華畫報》就給我登出來了,這是我發表的處女作,當時高興得不得了。后來又畫一個鄭州婦女做軍鞋支援前線,又給我登出來了,這下給了我很大的激勵。我就不停地畫,畫了以后每次都登了。
  解放武漢以后我到了中南局宣傳部,我說我想到美術單位去做一個專業的美術工作者,領導又同意了。正好中南局的宣傳部里頭有一個美術組,美術組沒搞幾天又成立了中南文聯,我就到文聯美術部里去了,走上了專業崗位。

 

下放期間帶攝影學習班學員在十轉山林場與勞模陳正寬(后排右八)合影(1973年)
與沈鵬(右三)、陳方既(右一)等在神農架(1981年)
與王朝聞(左二)等在晴川飯店參加全國美學會議(1984年)
赴喜馬拉雅主峰采風途中(1985年)
在德國法蘭克福美術館畢加索作品前(1988年)
在王朝聞(左)家(1992年)
神游東方—周紹華藝術大展在中華藝術宮舉辦現場(2013年)

  
  康:您到那之后有了很大的收獲。
  周:我到那去一看,真是人才濟濟,作家、畫家,方方面面的,每一個人在我面前都是需要我仰望的大山。我深感自己掌握的文化知識太少,光聽人家說話自己插不上嘴,我就下決心多讀書。這個時段應該是1949至1954年,我首先是讀文學作品,文學比較好懂,無論中國的還是外國的。凡是當時出版被我知道的經典之作都讀了。同時,也讀歷史、哲學方面的書。那時候,我的時間比較充裕,就全力以赴地看書學習。由于我的底子薄,有時候讀個文件也出錯別字,別人都在一邊嘻嘻笑,我覺得挺沒面子,就弄個小字典裝口袋里,凡是似是而非的、想當然的望文生義的字都要把它搞清楚,消滅一個是一個,就這樣進行著我最原始的文化積累。
  現在回憶起來,這段時間對我是非常重要的,后來讀書就沒那么多的時間,讀一個長篇你就不敢去接觸它,托爾斯泰的《戰爭與和平》,包括后來肖霍洛夫的《靜靜的頓河》,也包括巴爾扎克的一些長篇小說,翻譯方面的書語言也非常美,當時要是沒讀以后就難得有時間了。這些積累,是對我生命的充實,如像孟子說的“我善養吾浩然正氣”,對我后來的成長,都是大有好處的。
  康:你開始正規的專業美術培訓是到中原大學之后。
  周:我到美術部后,跟我的文聯領導提出了學習美術的要求,領導痛快地答應了。我就來到了中原大學美術系學習。到了學校,我看同學們都在畫素描,一個禮拜畫一個石膏頭像,太慢了,怎么要搞那么長時間?我拿起碳條筆在夾子上不到兩個小時就畫完了。老師對著我也不做聲,他知道我是從老解放區來的,對我還是非常尊重的。下了課以后,把我叫到他的辦公室里,他說你畫得快是快,但你對素描一點也不理解。畫素描,你首先要找它的造型部位、曉得各種比例……我就是從這樣的起點開始的。先是插班了半年,期間實際上學習時間很短,還要搞學生會主席的工作。但是從學習中,我覺得我找到了一種藝術規律性的東西,自學就好學了,不像原來膽子大得沒邊。
  邊實踐邊學習邊提高,開始別人還在專業上瞧不起,后來我下了一個決心,必須要超過你,不是向你追趕而是超過你,就是這樣走過來的。

周韶華 一場春雨后 紙本水墨 69×68cm 2002年


  
  康:從學校畢業,您到了湖北省文聯,算是正式開啟了您的專業美術生涯。
  周:對!那時候沒有美協,美術工作室就是全省美術工作的指導機構。中原大學美術系畢業,我被分配到湖北省文聯工作。在此后十余年間,被卷入中國的各項政治運動中。文聯是“文革”的重災區,是首當其沖的對象。外面來的造反派,看我個高塊大,以為我是個主要領導,首先就揪著我打斗。“文革”開始,被打入“牛棚”,集中在黃陂兵營搞“斗、批、改”,以后又到沙洋“五七干校”,學會了插秧、種西瓜等多種農活。最后下放到鄖陽山區鍛煉,使我對中國農村有了深刻的了解。
  …………

——全文閱讀請訂閱《中國書畫》雜志2014年第12期

 
友情鏈接
數字期刊
合作站點
博看網讀覽天下喜閱網悅讀網龍源期刊網91悅讀網VIVA閱讀百度藝術百科
版權所有:《中國書畫》雜志社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亮甲店130號恩濟大廈B座4層   郵政編碼:100142
電話:010-63560706   傳真:010-63560985   技術支持:15910958576   網站廣告:010-63560706-1019
京ICP備09026929號-1 
国产综合久久久久精品
<noframes id="p3rfd"><menuitem id="p3rfd"><pre id="p3rfd"></pre></menuitem>

<p id="p3rfd"><delect id="p3rfd"><menuitem id="p3rfd"></menuitem></delect></p>

<p id="p3rfd"><delect id="p3rfd"><listing id="p3rfd"></listing></delect></p><p id="p3rfd"><delect id="p3rfd"><menuitem id="p3rfd"></menuitem></delect></p>
<p id="p3rfd"><output id="p3rfd"><delect id="p3rfd"></delect></output></p>

<p id="p3rfd"><p id="p3rfd"></p></p>

<p id="p3rfd"></p>
<pre id="p3rfd"><delect id="p3rfd"></delect></pre>
<pre id="p3rfd"></pre>

<p id="p3rfd"><delect id="p3rfd"><menuitem id="p3rfd"></menuitem></delect></p>
<p id="p3rfd"><output id="p3rfd"></output></p>

<pre id="p3rfd"><output id="p3rfd"><menuitem id="p3rfd"></menuitem></output></pre>

<p id="p3rfd"><output id="p3rfd"></output></p>

<pre id="p3rfd"><output id="p3rfd"><output id="p3rfd"></output></output></pre>

<pre id="p3rfd"></pre>

<pre id="p3rfd"></pre>

<pre id="p3rfd"><output id="p3rfd"><delect id="p3rfd"></delect></output></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