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p3rfd"><menuitem id="p3rfd"><pre id="p3rfd"></pre></menuitem>

<p id="p3rfd"><delect id="p3rfd"><menuitem id="p3rfd"></menuitem></delect></p>

<p id="p3rfd"><delect id="p3rfd"><listing id="p3rfd"></listing></delect></p><p id="p3rfd"><delect id="p3rfd"><menuitem id="p3rfd"></menuitem></delect></p>
<p id="p3rfd"><output id="p3rfd"><delect id="p3rfd"></delect></output></p>

<p id="p3rfd"><p id="p3rfd"></p></p>

<p id="p3rfd"></p>
<pre id="p3rfd"><delect id="p3rfd"></delect></pre>
<pre id="p3rfd"></pre>

<p id="p3rfd"><delect id="p3rfd"><menuitem id="p3rfd"></menuitem></delect></p>
<p id="p3rfd"><output id="p3rfd"></output></p>

<pre id="p3rfd"><output id="p3rfd"><menuitem id="p3rfd"></menuitem></output></pre>

<p id="p3rfd"><output id="p3rfd"></output></p>

<pre id="p3rfd"><output id="p3rfd"><output id="p3rfd"></output></output></pre>

<pre id="p3rfd"></pre>

<pre id="p3rfd"></pre>

<pre id="p3rfd"><output id="p3rfd"><delect id="p3rfd"></delect></output></pre>

首頁 |期刊 |展覽 |培訓 |畫廊 |讀編往來 |投稿 |訂閱雜志 |聯系我們
用戶:密碼:
站內搜索:
  最新動態 更多>>
第17屆臨沂書圣文化節隆重開幕
《中國書畫》全國各地代售點
邀請函 | 一年之寄2021·花歌盛世...
“愛的陽光·筆繪殊心”——首屆“...
展覽資訊 |《中國書畫》2021“一年...
邀請函 | 一年之寄2021·福田花雨...
  推薦閱讀
書畫同源
明治世廢漢字議
臨書一得
尤倫斯走了,股票來了
無私的捐贈 永遠的奉獻
  下期預告 更多>>

 
 

近現代專題

于非闇的生平與藝術

◇ 何紹侃
時間:2021-03-01 09:30:00 | 來源:中國書畫



于非闇  蝴蝶牡丹圖軸  1954年
款識:公園牡丹同干異花,標名二喬。今以唐人兩面著色法寫之。于非闇時年六十又五。
鈐。悍情溋笞鳎ㄖ欤

于非闇祖籍山東蓬萊,定居北京已有四代。其曾祖、祖父均為清代舉人,父親為清內務府正白旗漢軍旗人。母親為愛新覺羅氏,正黃旗。光緒十五年(1889)3月20日,于非闇生于北京西郊,名魁照(取“魁星高照”之意),號仰樞。當時的于家屬于家境殷實、社會地位較高的書香世家,所以于非闇從小可以接觸到書畫、緙絲、拓片等收藏,同時受到家中的文化熏陶,自幼他興趣愛好廣泛,對于花鳥魚蟲、文學戲曲等有著濃厚的興趣。

一、早期的沉淀與探索

于非闇自小就在家中隨祖父及父親讀書習字,光緒二十二至三十年(1896—1904)時年7至16歲在家中及私塾讀書,15歲考中秀才,1904年考入公立第二小學高等班。“老師都是當時知名人士,期間學習古文辭,博物學等,后來他的寫作生涯、考古鑒定、古文考辨,都得益于此。”

1911年辛亥革命爆發,國祚變更,時局混亂,滿蒙高等學堂停辦,1912年于非闇轉入北京市立師范學校學習,同年他開始向民間畫師王德順(字潤暄,北京人,工花卉蟲草,尤以畫蟈蟈聞名于當時)學畫,代制顏料,并學習養菊花、水仙,養蟋蟀、蟈蟈。王到病重垂危,才交給了他描繪的稿子。于非闇后來才明白自己在繪畫技巧、筆墨語言上從王潤暄那里直接獲益不多,但是在制作顏料、遴選畫紙、飼養花鳥草蟲、熟悉花鳥習性乃至觀察生活、研究生活等方面受其影響很大,為今后的繪畫創作和理論研究奠定了厚實的基礎。同時,由于清王朝覆滅,于家的家庭境況由盛轉衰,家庭經濟日漸拮據,生活困頓,于非闇同時也要承擔起謀求柴米的家庭重擔。1913年到1926年,于非闇在北京公立第二小學校高年級任教員,1927年因事辭職。1920年5月中國畫學研究會成立,由當時京城畫壇領袖金城、周肇祥、陳師曾、徐燕孫等二十余人發起,主張“精研古法,博彩新知”,維系傳統,以對抗20世紀以來中國畫壇“折中東西”和西學日盛的沖擊。于非闇與中國畫學研究會的畫家、文化名流交往甚多。


于非闇  四喜圖軸  1936年
款識:四喜圖。擬滕昌祐筆。丙子夏非廣。
鈐。河谡罩。ò祝  非盦(朱)

二、中期的風格逐漸形成、穩定期

20世紀30年代初,于非闇工作變換頻繁,有時兼任數職,但他一直未脫離美術教學和文字編輯工作。1929—1930年,他任北平市立一中圖畫教員;1929—1937年,任私立京華美術?茖W校教員;1930—1931年,任私立華北大學美術系教員;1930—1933年,任北平市立師范圖畫教員,兼任北平《晨報》“藝圃版”編輯。在此期間,他發表了大量文章,如《都門釣魚記》《都門藝蘭記》《都門豢鴿記》于1928年5月由晨報出版社出版單行本。在《都門釣魚記》中,詳細描述了京城適合釣魚的地方、魚的種類、釣魚用具、釣法;在《都門藝蘭記》中以類別、避忌、治土、灌溉、施肥、調護、分盆、除蟲分章節描述如何養護蘭草;在《都門豢鴿記》中通過配插圖,生動地介紹了鴿子的品種、豢養食料、巢柵、收放訓練、疾病衛生、孵雛產卵之養護等!抖奸T蟋蟀記》也于1928年1月31日到1928年5月31日在《晨報》連載了十七篇,后因該報?赐瓿蛇B載。文章《非廠隨筆》《藝苑珍趣》《有閑階級》等刊登于各大刊物,多以輕松流暢的文字記錄童年時光、民風雜記、釣魚養花、字畫鑒賞、畫人介紹、畫壇消息等。

1928年,于非闇拜齊白石為師,學習篆刻、繪畫。此時于非闇主要以雪景山水畫染法和寫意花鳥為主,在他本人1928年的記述中說:“日前與齊白石先生談畫,先生謂‘自作畫以來,不知有法度,不止有成說,種瓜而役,然后寫瓜,食菘而后然后寫菘。唯以筆墨求物形,傳物神耳’。此論頗含至理,與吾學畫猶合,故書以告世之學畫者。”受齊白石影響,于非闇對花鳥認真觀察和寫生,同年作《花卉》《雪景山水》。在篆刻上,齊白石鼓勵他在臨摹傳統的基礎上創造自己的風格,于著有《治印余談》,詳細論述了石料、形制、印文、邊款、文字考訂、古今印譜、篆刻印史、各家長短等。

1931年以后,于非闇開始學習趙佶瘦金書以及李陽冰篆書,他堅信書法和繪畫有著密切的關聯。據于非闇自述,他在1935年以46歲的年紀正式學習工筆花鳥畫,但此之前他有很多年的畫畫經驗了,最開始以白描入手,學畫南宋趙子固的水仙、晚明陳老蓮的竹子。除了向齊白石學習寫意花鳥畫,還學西畫的素描和水彩,為以后寫生打下了基礎。與此同時,他從小受到的國學教育也開始起作用。他說,他的繪畫創作受到古典文學影響,尤其受古代散文、詩歌啟發,使他懂得了在創作中如何構思,包括主題思想內容和結構布局,擺脫老一套,給人新鮮的感覺。

1936年,于非闇在北京中山公園舉辦首次個人展覽;同年5月,舉辦“張大千、于非闇、方介堪書畫聯展”;12月,舉辦“救濟赤貧—張大千、于非闇合作畫展”,作品有《菊花》《富貴白頭》《茶花斑鳩圖》等。1938年,與張大千組織畫友成立春明畫會,前后舉辦過四次展覽。40年代,逐漸在北方畫壇有了名氣,與陳之佛并稱“南陳北于”。

1914年,古物陳列所成立。1937年至1945年,于非闇應古物陳列所所長錢桐之邀,創辦“國畫研究館”,與周肇祥、張大千、黃賓虹、王慎生等人同任審查委員及導師。這段時間他有了穩定的工作地點,也有時間去思考與發展自己的繪畫方向。古物陳列所主要保管、陳列清廷遼寧、熱河兩行宮文物,于非闇得到了大量接觸古代藝術精品的機會,此時他以宋元工筆花鳥傳統為基礎進行臨摹,多有仿古和臨習之作,并對古典花鳥畫如黃居寀的《山鷓棘雀圖》、崔白的《雙喜圖》、趙昌的《四喜圖》、趙佶的《紅蓼白鵝圖》等進行深入分析。其中,趙佶的花鳥畫對于非闇的影響最深,當然這個選擇并非一蹴而就,早年間于非闇的父親就曾經借宋徽宗的真跡給他臨摹。在古物陳列所中,“在這一時期,我臨摹的趙佶的東西,卻有些是好的”。于非闇對包括趙佶在內的宋元工筆花鳥珍本進行了深入的研究,包括造型、勾線、構圖、染色,在反復研習中陶養宋畫精微體物的精神和豐富含蓄的畫面意蘊。除此之外,他本人對于宋人絲繡也極感興趣,包括沈子蕃、朱克柔等緙絲名家,對于非闇的花鳥畫也有一些啟發。他制定日課表,將上午8點半至12點、下午1點半至4點定為學畫時間。與臨摹相配合的是,他到各處公園進行現場寫生,并練習用絹寫生。同時注重體驗生活,仔細觀察分析花鳥形態。他曾去中山公園、故宮御花園、諧趣園、管家嶺觀察牡丹、荷花、紅杏等花卉,去動物園、鳥市、鴿市觀察禽鳥,能分辨花鳥品種之不同,將生活觀察體悟運用到畫面當中。這樣的臨摹加寫生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自此畫法大變,也奠定了其繪畫風格的基礎。在此期間,于非闇也創作了一批花鳥作品,1937年作《水仙》《竹枝雙鳩》《花鳥圖》,1938年作《梅鵲圖》《梅鵲圖》《仿黃筌竹鳩圖》,1939年作《雙清息禽》《仿馬麟暗香疏影》,1940年作《白荷蜻蜓》《浴鴿圖》《牡丹雙禽》等,1941年作《杏花鸚鵡》《蔬菜草蟲》《紅柿綬帶》《籮葡圖》等,1942年作《水仙圖》等,1943年作《墨葉牡丹》《綠牡丹》。除此之外,他還在教育領域卓有建樹。在這9年的時間里,他前后招收了五批學生,其中著名的有王學敏、田世光、俞致貞等人。于非闇及其弟子們為新中國成立后的高等美術教育作出了持續性的貢獻。1939年,他還曾于《新北京報》主編《藝術周刊》。

1945年以后,“國畫研究館”暫時關閉。1946年至1947年,于非闇任北平《新民報》“北京人”版編輯。1947年至1949年失業,主要以課徒、賣畫為生。這一時期于非闇生活條件比較惡劣,但他的熱情反而增加。他潛心研究工筆花鳥畫,并將寫生范圍縮小到北京的花鳥,在花鳥中又選擇幾種他喜歡的進行寫生,直到北京解放前夕,作品如《墨葉牡丹》《綠牡丹》《茶梅棲禽》《枝頭鳴鵲》《梅雀圖》等。

張大千  荷花圖屏  164cmcm×80cm×4  紙本墨筆  1932年  南京博物院藏

三、晚期風格成熟、自成一家

1949年新中國成立,人們感受到翻天覆地的變化,“文藝為工農兵服務”成為文藝界的主旋律,美術界也為順應時代發展、如何表現一個嶄新的中國進行一場深刻的變革。北平解放后,于非闇生活有了保證,國家為其提供了良好的創作條件,沒有了衣食之憂,他可以全身心投入到創作當中,逐漸進入創作產出的黃金時期。他認真學習毛主席《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他說:“我們文藝工作者不在政治上藝術上迷失方向,就要熟讀、精讀,時常查對毛主席的這篇經典文章。”這一時期的主旋律就是在“藝術為工農兵服務”這一主題下對花鳥畫進行改造。在藝術上,于非闇將舊式的工筆花鳥富麗堂皇、高貴典雅的風格與新中國人民要求幸福生活的愿景相結合,這一時期的作品有了新的時代精神與審美趣味。

1949年底,由老舍倡議成立“新中國畫研究會”(后改名為“北京中國畫研究會”),于非闇為首任副主席,后任常務理事與經濟審核組主任。1951年,于非闇與齊白石、陳半丁、汪慎生、王雪濤等老師合繪《普天同慶圖》,表達了對黨和國家領導人崇敬和熱愛之情,以及對偉大祖國和平繁榮昌盛的美好祝愿。1951年,作《海棠》《亭亭玉立》《綬帶雙清》《秋葵》《山茶蝶舞》等。1952年,于非闇受北京市第四屆各界人民代表會議的邀請,自此開始擔任行政職務。為慶祝亞洲及太平洋區域的和平會議,他用傳統的方式表現新的時代精神,創作了具有民族傳統風格的《祥云群鴿圖》,同年還作《白山茶》《瑞雪祥鴿》《朱砂牡丹》等,與趙夢朱、汪慎生、顏伯龍、王雪濤、啟功等合繪《群芳介壽圖》。

1953年,于非闇被推選為全國文學工作者第二次代表大會代表,并當選為中國美術家協會古典美術研究會委員、北京中國畫研究會副會長,后作《大麗花》對當時心情和感受永垂紀念。1954年,于非闇當選北京文聯常務理事兼美術組組長、北京市憲法草案討論文藝分會會員,并開始連任北京市一、二、三屆人大代表,出任中央美術學院民族美術研究所研究員,發表《我堅持不懈的勞動來擁護憲法草案》,發表《爭取我國美術的進一步發展》討論中國美術家協會繼承遺產的問題。在處理行政職務之余,依然筆耕不輟,創作了大量具有時代氣息、膾炙人口的工筆花鳥畫。在1953年舉辦的“全國國畫展覽會”中,于非闇以《牡丹圖》參展,另有《大蘆花》《仙鶴》《桃花春禽》《墨竹喜鵲》《和平萬歲》《梅竹錦雉》《辛夷蝦蝶》《青松》等作品。1954年初,與金振之、馮忠蓮等人赴東北博物館從事復制古畫工作,歷時一年又三個月,同年作《御鷹圖》《紅杏山鶿》《鞠有黃華》等。

1955年,于非闇當選北京中國畫研究會常務理事兼經濟審理組主任,與齊白石、陳半丁、何香凝合作創作《和平頌》。這期間,他意識到國內許多藝術工作者對傳統繪畫顏料不熟悉,針對這一課題寫出《中國畫顏色的研究》一書,分章闡述了中國畫顏色的品種、性質及發展情況,中國墨的特色以及古代和現代漂顏料、使用顏料的方法。1956年,于非闇出席了全國先進生產者代表會議、中國美術家協會國畫家座談會,擔任《中國畫》雜志編委會主任委員等。同年5月,他被選為全國先進生產者代表。同年,他創作了《玉蘭黃鸝》,而在24年后的1980年,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要求,中國郵電局將這幅畫選入藝術紀念郵票。

1957年5月,北京中國畫院成立,于非闇任副院長。2月,于非闇與陳半丁、孫涌昭、胡絜青一起在北海畫舫齋舉行四人聯展。3月3日由蔣兆和介紹加入中國民族同盟中央美術學院支部,14日起批準入盟。6月,為紀念中國人民解放建軍30周年,于非闇與張其翼、田世光、俞致貞、王學敏合作《江山如此多嬌》。7月,發表《談吳昌碩的繪畫》。9月,齊白石去世,為紀念恩師發表《紀念齊白石老師》《白石老人的藝術》等文章。10月,出版《我是怎么畫工筆花鳥畫》一書,該書是前所未有的史、論、技兼全的工筆花鳥畫專著,總結了花鳥畫史、作者習畫經歷、養鳥心得、寫生經驗、創作過程及備述工具材料、渲染方法等,對當時及往后的工筆花鳥畫創作有著深遠的影響。1958年,與陳半丁等發表《首都中國畫家自我改造的倡議書》,作《牡丹雙鴿》《丹柿圖》,撰寫《白石老人的畫》。

1959年,于非闇作《直上青霄》《丹柿圖》《牽;ā贰蹲哮P朝陽》《柳雀圖》《牡丹雙鴿》等,其中《丹柿圖》為于非闇又一力作,畫面布局完整,層次分明,主次安排得當,緊扣時代主題。同年,于非闇病重,7月3日病逝,享年71歲。新華社新聞通訊刊登了相關訊息,《美術》7月刊以《丹柿圖》以封面予以紀念,師友老舍、何溶、郭味渠、王友石、俞致貞、田世光、薄松年等紛紛撰文悼念。

(作者單位:首都師范大學美術學院)
責任編輯:歐陽逸川
(詳見《中國書畫》雜志2021年第2期)

 
友情鏈接
數字期刊
合作站點
博看網讀覽天下喜閱網悅讀網龍源期刊網91悅讀網VIVA閱讀百度藝術百科
版權所有:《中國書畫》雜志社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亮甲店130號恩濟大廈B座4層   郵政編碼:100142
電話:010-63560706   傳真:010-63560985   技術支持:15910958576   網站廣告:010-63560706-1019
京ICP備12050137號-1 
国产综合久久久久精品
<noframes id="p3rfd"><menuitem id="p3rfd"><pre id="p3rfd"></pre></menuitem>

<p id="p3rfd"><delect id="p3rfd"><menuitem id="p3rfd"></menuitem></delect></p>

<p id="p3rfd"><delect id="p3rfd"><listing id="p3rfd"></listing></delect></p><p id="p3rfd"><delect id="p3rfd"><menuitem id="p3rfd"></menuitem></delect></p>
<p id="p3rfd"><output id="p3rfd"><delect id="p3rfd"></delect></output></p>

<p id="p3rfd"><p id="p3rfd"></p></p>

<p id="p3rfd"></p>
<pre id="p3rfd"><delect id="p3rfd"></delect></pre>
<pre id="p3rfd"></pre>

<p id="p3rfd"><delect id="p3rfd"><menuitem id="p3rfd"></menuitem></delect></p>
<p id="p3rfd"><output id="p3rfd"></output></p>

<pre id="p3rfd"><output id="p3rfd"><menuitem id="p3rfd"></menuitem></output></pre>

<p id="p3rfd"><output id="p3rfd"></output></p>

<pre id="p3rfd"><output id="p3rfd"><output id="p3rfd"></output></output></pre>

<pre id="p3rfd"></pre>

<pre id="p3rfd"></pre>

<pre id="p3rfd"><output id="p3rfd"><delect id="p3rfd"></delect></output></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