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p3rfd"><menuitem id="p3rfd"><pre id="p3rfd"></pre></menuitem>

<p id="p3rfd"><delect id="p3rfd"><menuitem id="p3rfd"></menuitem></delect></p>

<p id="p3rfd"><delect id="p3rfd"><listing id="p3rfd"></listing></delect></p><p id="p3rfd"><delect id="p3rfd"><menuitem id="p3rfd"></menuitem></delect></p>
<p id="p3rfd"><output id="p3rfd"><delect id="p3rfd"></delect></output></p>

<p id="p3rfd"><p id="p3rfd"></p></p>

<p id="p3rfd"></p>
<pre id="p3rfd"><delect id="p3rfd"></delect></pre>
<pre id="p3rfd"></pre>

<p id="p3rfd"><delect id="p3rfd"><menuitem id="p3rfd"></menuitem></delect></p>
<p id="p3rfd"><output id="p3rfd"></output></p>

<pre id="p3rfd"><output id="p3rfd"><menuitem id="p3rfd"></menuitem></output></pre>

<p id="p3rfd"><output id="p3rfd"></output></p>

<pre id="p3rfd"><output id="p3rfd"><output id="p3rfd"></output></output></pre>

<pre id="p3rfd"></pre>

<pre id="p3rfd"></pre>

<pre id="p3rfd"><output id="p3rfd"><delect id="p3rfd"></delect></output></pre>

首頁 |期刊 |展覽 |培訓 |畫廊 |讀編往來 |投稿 |訂閱雜志 |聯系我們
用戶:密碼:
站內搜索:
  最新動態 更多>>
第17屆臨沂書圣文化節隆重開幕
《中國書畫》全國各地代售點
經濟日報社所管理企業2020年度工資...
“故宮《石渠寶笈》繪畫數字科技展...
全國助殘日主題活動暨幸福嘉年華啟...
邀請函 | 一年之寄2021·花歌盛世...
  推薦閱讀
書畫同源
明治世廢漢字議
臨書一得
尤倫斯走了,股票來了
無私的捐贈 永遠的奉獻
  下期預告 更多>>

 
 

古代作品

蘇軾書法的公私收藏

◇ 張家偉  曹建

時間:2021-08-25 09:30:00 | 來源:中國書畫


[宋]蘇軾  行書東武帖  28cm×37.2cm  紙本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釋文:東武小邦,不煩牛刀。實無可以上助萬一者,非不盡也。雖隔數政,猶望掩惡耳。真州房緡,已令子由面白,悚息、悚息。軾又上。

蘇軾存世書跡以墨跡、法帖、碑刻三種形式為主。由西南大學中國書法研究所與眉山三蘇祠博物館合作編撰的《蘇軾書法全集》(簡稱《全集》),收錄了蘇軾墨跡70件,刻帖71種422件,碑刻47件,去重后共計502件。傳為東坡的同一文本的作品有不同墨本者,如《與友人東武帖》《與董君獲見帖》《中山松醪賦卷》等有不同版本的墨跡存世。同一文本的作品也有初刻或者翻刻、再翻之別。同一版本的刻帖與碑刻由不同單位收藏,或同一單位收藏多件同一版本者,擇其精者。無版本出處又明顯偽劣的碑刻作品,則不收錄!度芬园姹揪珦衽c所錄全面為目標,力圖為讀者展示蘇軾書法在歷史流傳中的全貌。

藏于各博物館、圖書館及私人藏家的蘇軾書跡不算太少,而整理與研究卻亟待推進。

一、蘇軾墨跡的公私收藏

國內收藏中,臺北故宮博物院收藏蘇軾墨跡最多,高達46件。故宮博物院現藏蘇軾墨跡8件。吉林省博物館現藏蘇軾墨跡一件。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現藏蘇軾詩稿墨跡一件。旅順博物館現存蘇軾尺牘墨跡一件。海外收藏中,日本大阪市立美術館藏蘇軾書李白仙詩卷墨跡一件,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藏蘇軾題跋書作墨跡一件。故宮博物院所藏墨跡中,題為《蘇軾書種橘帖卷》一作未曾公開!妒䦟汅拧啡幹兄浻小端翁K軾種橘帖》相關信息,蘇文后尚有董其昌、婁孟堅等人題跋,或即此帖!端翁K軾種橘帖》又可見于《晚香堂蘇帖》《景蘇園帖》等刻帖中。中國國家圖書館藏蘇軾墨跡《御書頌》,亦見著錄于《石渠寶笈》中,被列為上等。楊丹霞在《關于石渠寶笈著錄》一文中指其為明人偽作。中國文物交流中心藏有一件署款為蘇軾的草書墨跡《醉翁亭記》。劉九庵認為該作是明代白麟摹自金人趙秉文所書。此三件墨跡均未曾公開出版,真偽也多有爭論。


私人收藏中有上海龍美術館所藏《與郭祥正奉別帖》,上海張氏涵廬藏《質翁帖》,美國私人藏《游虎跑泉詩卷》,原由美國二石老人程琦所藏《昆陽城賦卷》現或由臺灣林百里藏,《潁州禱雨帖》藏者不詳。

又,美國私人藏《游虎跑泉詩卷》與臺北故宮博物院藏《游虎跑泉詩卷》文本內容相同;故宮博物院和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所藏《定惠院寓居月夜偶出詩稿》文本內容相同;臺北故宮博物院所藏《與董君獲見帖》《與友人東武帖》《與趙夢得渡海帖》《次韻秦太虛見戲耳聾詩帖》均存有兩種墨跡本。故宮博物院藏《與陳慥新歲帖》《與陳慥人來帖》雖為合卷,但實為兩件不同時期的作品。另有藏地不詳,但存墨跡影印本者約五件,如《眉山遠景樓記》《春帖子詞》等。

[宋]蘇軾  行書題王詵詩帖  29.9cm×25.7cm  紙本  元祐元年(1086)  故宮博物院藏
釋文:晉卿為仆所累,仆既謫齊安,晉卿亦貶武當。饑寒窮困,本書生常分,仆處之不戚戚。固宜。獨怪晉卿以貴公子罹此憂患,而不失其正,詩詞益工,超然有世外之樂。此孔子所謂可與久處約,長處樂者耶。元祐元年九月八日蘇軾書。

二、蘇軾刻帖及碑刻書跡的公私收藏

蘇軾在世時書法便倍受推崇,其書跡多被鐫刻入石,F存東坡書跡的刻帖有七十余種?烫詹剌^富的廣州博物館藏有三十余種,其他如如故宮博物院、北京大學圖書館、中國國家圖書館、重慶圖書館、上海博物館、眉山三蘇祠博物館等亦藏有較多含蘇軾書跡的刻帖。據目前資料統計,刻帖中宋刻本有6種,明刻本18種,清刻本47種。其中可確為宋拓本的刻帖4種,分別為天津博物館藏《西樓蘇帖》、吉林省博物館藏《群玉堂帖》、中國國家博物館藏《澄清堂帖》、上海圖書館藏《郁孤臺法帖》。容庚《叢帖目》中所錄《唐宋名人帖》,張伯英認為是明刻而非宋刻。目前刻有蘇軾書跡的叢帖有十余種原石尚存,例如:宋刻《東坡蘇公帖》,原石在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明刻《寶賢堂集古法帖》,原石在山西雙塔寺文化保管所碑廊;《澄鑒堂石刻》,原石在焦山碑林博物館,F存含蘇軾書跡的刻帖,總計778件,經去重后統計,有422件作品。

現存蘇軾的碑刻作品可分為兩種,一是其生前就為入碑而書的作品,包括《表忠觀碑》等,二是后人將蘇軾書跡以碑刻形式鐫刻入石者,如《上清詞》《馬劵碑》等。據現有資料統計,現存蘇軾碑刻書跡可觀者約47種,其中名碑如《醉翁亭記》《宸奎閣碑》等,多是淵源有自。碑刻作品現存宋拓本不多,有故宮博物院藏宋拓《豐樂亭記》,眉山三蘇祠博物館藏宋拓《醉翁亭記》《豐樂亭記》,上海圖書館藏《趙清獻公碑》,日本宮內廳書陵部藏宋拓本《宸奎閣碑》。蘇軾碑刻作品原石留存很少,《羅池廟碑》《真相院釋迦舍利塔銘》二碑尚存有宋刻原石,分別在廣西柳州柳侯祠、濟南市長清區博物館。陜西省終南山有一蘇軾章惇題名題記的摩崖石刻,或為宋刻。其余存石多為重刻,如明陳柯重刻《表忠觀碑》石在杭州錢王祠。此外,尚有50余件底本不明的題名題字、集字詩文等碑刻。

三、蘇軾書跡的底本選擇與比較

現存五百余件蘇軾書跡中,其代表作品如《黃州寒食詩卷》《赤壁賦》等多見于各種叢帖及碑刻中。而《與米元章札》僅見于上海圖書館藏《郁孤臺法帖》中,《獨樂園詩》僅見于臺北故宮博物院所藏墨跡。這類作品之所以不能廣泛刊刻流播,與輯刻者擇精去偽的選擇有關。例如《與米元章札》,其墨跡應已早佚,而后之輯刻者即便能見到宋拓《郁孤臺法帖》,或許也會因其拓本多有漫漶不清處而舍棄重刻。另一種情況是輯刻者皆目為偽跡而舍棄不刻。例如楊壽昌輯刻《景蘇園帖》時就在跋中說明不刻《乳母任采蓮墓志銘》的原因。雖張伯英認為其選擇依然不夠精當,亦足說明輯刻者有去偽存真的努力。

現以東坡《次韻三舍人省上詩帖》為例,討論其墨跡、拓本和歷代刊刻情況,以及原石收藏現狀!洞雾嵢崛耸∩显娞肥翘K軾元祐二年(1087)書與中書省劉貢父、曾子開、孔經父三位同僚的和詩。從《次韻三舍人省上詩帖》墨跡本中印鑒和卷后笪重光跋可知,此帖曾經項元汴、笪重光等人收藏,再由李都諫將其與蔡、黃、米書合為《宋四家法書》一卷,后入清宮藏于養心殿,現藏于臺北故宮博物院。此帖現可見于《西樓蘇帖》《晚香蘇帖》《觀海堂蘇帖》《景蘇園帖》等刻帖中!段鳂翘K帖》為南宋汪應宸所輯刻,張伯英評“此帖無一不妙,如見墨跡”!段鳂翘K帖》確為歷代蘇帖之冠,但至明清時期拓本已經難見,就連輯刻蘇帖最多的陳繼儒也未曾目見:“自務觀去此四百余年,不可得見,嘗訪之宦游其地者,多不能悉其有無存亡,為之浩嘆。”陳繼儒癡迷蘇書,雖斷簡殘碑,必極搜采,手自摹刻之,曰《晚香堂帖》。由此不難想象陳繼儒多年尋訪,仍不能得見《西樓蘇帖》的遺憾之情。而《晚香堂蘇帖》中所刻《次韻三舍人省上詩帖》又與《西樓蘇帖》所據底本不同,其原因或在于此。與陳繼儒相比,清人廖甡則很幸運,其輯刻的《觀海堂蘇帖》本自吳榮光所藏宋拓本《西樓蘇帖》,其原石今存于北京南海會館!毒疤K園帖》為晚清楊壽昌、楊守敬所輯刻,張伯英認為其多取自《三希堂帖》和《觀海堂蘇帖》,其原石今在黃州赤壁碑閣。在文獻上大致梳理了這幾種刻帖間的關系及各自所據底本概況后,下面將墨跡和拓本進行對比研究,進一步說明問題。

圖1  端方本《西樓蘇帖》中《次韻三舍人省上詩帖》


圖2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墨跡本《次韻三舍人省上詩帖》

首先來看端方本《西樓蘇帖》中《次韻三舍人省上詩帖》(圖1)和現藏臺北故宮博物院的墨跡本《次韻三舍人省上詩帖》(圖2)。與墨跡本相較,端方本缺“明日從謁景靈,故有此句”兩行小字,“元祐二年三月晦日”一行及“軾”字款。兩本整體書風相近,端方本結字更為穩密,重要的差別是“覆”“如”“賢”“輦”等字的寫法明顯不同。這不可能是摹刻造成的失誤,因此可知端方本所據底本不是臺北故宮博物院所藏墨跡本。再將陳繼儒《晚香堂蘇帖》所刻《次韻三舍人省上詩帖》與墨跡本相較,兩本在字形結構、用筆上基本一致,且刻帖無文本缺漏,所以陳本應是據今墨跡本或其拓本摹刻。將《西樓蘇帖》《觀海堂蘇帖》《景蘇園帖》中《次韻三舍人省上詩帖》相互對比,三本在用筆、結字甚至刊刻章法上都基本一致。而《景蘇園帖》確實更接近于《觀海堂蘇帖》,可知張伯英所言不虛。還值得一說的是,容庚藏《晚香堂蘇帖》中卷九與卷十四都收錄了《次韻三舍人省上詩帖》,而中國書店出版的《晚香堂蘇帖》只卷五有《次韻三舍人省上詩帖》。容庚本卷九(圖3)所刻《次韻三舍人省上詩帖》較卷十四(圖4)略瘦,卷十四所刻與中國書店本一致但缺有半頁,后二帖更接近于現存墨跡本。容庚先生跋卷十四所刻言:“次韻三舍人詩已見卷九,此本重刻微異。”但通過拓本比對可知卷十四所收應為《晚香堂蘇帖》原刻,而卷九稍瘦本更可能是重刻,也可能是捶拓不佳而導致其略為失真。


圖3  容庚本卷九所刻《次韻三舍人省上詩帖》

圖4  容庚本卷十四所刻《次韻三舍人省上詩帖》

同《次韻三舍人省上詩帖》一樣,東坡同種書作多存于不同的叢帖碑刻中,同一書作其墨跡亦有摹本、臨本甚至偽本,這些叢帖及碑刻所據底本或墨跡或原石拓本或翻刻拓本,各家所收拓本又有先后精粗之別。這便使得東坡書跡流傳廣泛的同時,面目也多不相同。如東坡《種橘帖》除有一墨跡本藏于故宮博物院外,還存于《唐宋八大家法書》《玉煙堂帖》《凈云枝藏帖》及《東坡蘇公帖》等十余種碑刻叢帖中。而目前對這些叢帖所據底本及它們間的關系、原石及拓本的存世情況的研究還不足。東坡此類書跡眾多,諸如《黃州寒食詩卷》《中山松醪賦卷》等代表作品流傳更廣,版本情況也更為復雜。

蘇軾書跡從民國時期就有影印出版,一些現在不知蹤跡的墨跡仍可見于珂羅版影印本中,如有正書局于民國十一年(1922)出版的《春帖子詞》及商務印書館于民國九年(1920)出版的《眉山遠景樓記》等。目前影印出版蘇軾書跡較多的是劉正成主編的《中國書法全集·蘇軾卷》,共收錄164件作品,其中墨跡40件、刻帖115件、碑刻9件。啟功主編的《中國法帖全集》收錄了《西樓蘇帖》《群玉堂帖》《姑孰帖》等刻有蘇軾書跡的刻帖。廣州博物館藏《容庚藏帖》包含有四十余種刻有東坡書跡。蘇軾碑刻作品目前還沒有專門的合集出版,有些可見于某博物館、圖書館藏作品集,如《北京圖書館藏中國歷代石刻拓本匯編》中收錄近三十件蘇軾碑刻作品,有的則可見于某地所存的碑刻集中,而更多的是以單件作品影印成冊者。蘇軾墨跡近年來影印較多,有合集亦有單帖,但都收錄不全,較佳者如上海書畫出版社出版的《蘇軾尺牘名品》、臺北故宮博物院出版的《蘇軾墨跡》上下二冊等。

目前對蘇軾作品的研究主要涉及真偽鑒定、書寫時間考訂、技法分析等方面。在真偽鑒定上,以張珩、徐邦達、楊仁愷、張伯英等前輩學者的研究為多。不過,目前學術界對很多傳為蘇軾墨跡的真偽問題仍存在爭議,蘇軾刻帖及碑刻作品的辨偽研究成果也較少。蘇軾書法作品的書寫背景、書寫材料及刻帖、碑刻所據底本關系、原石現存狀況、各種拓本優劣殘損情況等問題更有待深入研究。

[宋]蘇軾  行書題林逋詩后  紙本  約1089—1091年(元祐四至六年)  故宮博物院藏
釋文:書和靖林處士詩后,蘇軾。吳儂生長湖山曲,呼吸湖光飲山淥。不論世外隱君子,傭兒販婦皆冰玉。先生可是絕俗人,神清骨冷無由俗。我不識君曾夢見,眸子了然光可燭。遺篇妙字處處有,步繞西湖看不足。詩如東野不言寒,書似留臺差少肉。平生高節已難繼,將死微言猶可錄。自言不作封禪書,更肯悲吟白頭曲。司馬長卿欲取富人之女,文君作白頭吟,以誚之。先生臨終詩云,茂陵他日求遺草,猶喜初無封禪書。我笑吳人不好事,好作祠堂傍修竹。不然配食水仙王,一盞寒泉薦秋菊。西湖有水仙王廟。

結語

蘇軾書法歷來推崇者眾多,故其書作除墨跡外還多存于各種刻帖與碑刻中,F存幾十種刻有蘇軾書跡的刻帖與碑刻拓本及原石,藏于海內外各博物館及私人手中。目前對這些刻帖與碑刻的收集與研究還不夠廣泛與深入。蘇軾墨跡作品雖多有影印與研究,但所缺亦多。當前對蘇軾書法作品進行全面收集、研究及影印出版的工作亟待推進。

(張家偉  眉山三蘇祠博物館助理館員;
曹建  西南大學文學院中國書法研究所所長、教授)
責任編輯:歐陽逸川

(詳見《中國書畫》雜志2021年第8期)


 
友情鏈接
數字期刊
合作站點
博看網讀覽天下喜閱網悅讀網龍源期刊網91悅讀網VIVA閱讀百度藝術百科
版權所有:《中國書畫》雜志社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亮甲店130號恩濟大廈B座4層   郵政編碼:100142
電話:010-63560706   傳真:010-63560985   技術支持:15910958576   網站廣告:010-63560706-1019
京ICP備12050137號-1 
国产综合久久久久精品
<noframes id="p3rfd"><menuitem id="p3rfd"><pre id="p3rfd"></pre></menuitem>

<p id="p3rfd"><delect id="p3rfd"><menuitem id="p3rfd"></menuitem></delect></p>

<p id="p3rfd"><delect id="p3rfd"><listing id="p3rfd"></listing></delect></p><p id="p3rfd"><delect id="p3rfd"><menuitem id="p3rfd"></menuitem></delect></p>
<p id="p3rfd"><output id="p3rfd"><delect id="p3rfd"></delect></output></p>

<p id="p3rfd"><p id="p3rfd"></p></p>

<p id="p3rfd"></p>
<pre id="p3rfd"><delect id="p3rfd"></delect></pre>
<pre id="p3rfd"></pre>

<p id="p3rfd"><delect id="p3rfd"><menuitem id="p3rfd"></menuitem></delect></p>
<p id="p3rfd"><output id="p3rfd"></output></p>

<pre id="p3rfd"><output id="p3rfd"><menuitem id="p3rfd"></menuitem></output></pre>

<p id="p3rfd"><output id="p3rfd"></output></p>

<pre id="p3rfd"><output id="p3rfd"><output id="p3rfd"></output></output></pre>

<pre id="p3rfd"></pre>

<pre id="p3rfd"></pre>

<pre id="p3rfd"><output id="p3rfd"><delect id="p3rfd"></delect></output></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