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p3rfd"><menuitem id="p3rfd"><pre id="p3rfd"></pre></menuitem>

<p id="p3rfd"><delect id="p3rfd"><menuitem id="p3rfd"></menuitem></delect></p>

<p id="p3rfd"><delect id="p3rfd"><listing id="p3rfd"></listing></delect></p><p id="p3rfd"><delect id="p3rfd"><menuitem id="p3rfd"></menuitem></delect></p>
<p id="p3rfd"><output id="p3rfd"><delect id="p3rfd"></delect></output></p>

<p id="p3rfd"><p id="p3rfd"></p></p>

<p id="p3rfd"></p>
<pre id="p3rfd"><delect id="p3rfd"></delect></pre>
<pre id="p3rfd"></pre>

<p id="p3rfd"><delect id="p3rfd"><menuitem id="p3rfd"></menuitem></delect></p>
<p id="p3rfd"><output id="p3rfd"></output></p>

<pre id="p3rfd"><output id="p3rfd"><menuitem id="p3rfd"></menuitem></output></pre>

<p id="p3rfd"><output id="p3rfd"></output></p>

<pre id="p3rfd"><output id="p3rfd"><output id="p3rfd"></output></output></pre>

<pre id="p3rfd"></pre>

<pre id="p3rfd"></pre>

<pre id="p3rfd"><output id="p3rfd"><delect id="p3rfd"></delect></output></pre>

首頁 |期刊 |展覽 |培訓 |畫廊 |讀編往來 |投稿 |訂閱雜志 |聯系我們
用戶:密碼:
站內搜索:
  最新動態 更多>>
第17屆臨沂書圣文化節隆重開幕
《中國書畫》全國各地代售點
全國助殘日主題活動暨幸福嘉年華啟...
邀請函 | 一年之寄2021·花歌盛世...
“愛的陽光·筆繪殊心”——首屆“...
展覽資訊 |《中國書畫》2021“一年...
  推薦閱讀
書畫同源
明治世廢漢字議
臨書一得
尤倫斯走了,股票來了
無私的捐贈 永遠的奉獻
  下期預告 更多>>

 
 

特別專題

“亂線速寫式”與“范家樣”的可能性——范揚中國畫釋讀

◇ 王平

時間:2021-05-15 09:30:00 | 來源:中國書畫


 

范揚,1955年生于香港,祖籍江蘇南通。1972年入南通市工藝美術研究所。1982年畢業于南京師范學院美術系。曾任南京師范大學美術學院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南京書畫院院長,金陵美術館館長,中國國家畫院國畫院副院長,F為中國國家畫院博士后流動站導師,中國藝術研究院博士生導師,澳門科技大學人文藝術學院博士生導師,成都大學中國·東盟藝術學院美術與設計學院特聘院長。文化部優秀專家,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


范揚  幽谷禪悟圖  33cm×93cm  紙本設色  2015年

范揚是一位既受到藝術市場追捧,又得到學術界褒獎的畫家。有學者將其藝術風格稱為“范家山水”或“范家樣”。無論是鴻篇巨制,還是盈尺之寸的小品,獨特的“范家樣”都能融入其中,使得他的山水、花鳥、人物、書法都具有非常強烈的辨識度。

范揚始終保持著對生活的熱愛,總是飽含激情地去描繪大自然。他把速寫語言融入山水畫創作中,并以創作的心態進行寫生,在“應物象形”的過程中快速提煉成自家語言,形成了兩大特點:一是突出主體物象的刻畫與塑造;二是強調色墨間的速寫感和隨意性。這不僅讓眾多畫家同人覺得范揚的作品獨具創造性,而且在學術研究領域也得到了專家學者的認定。

范揚  墨即是色,色即是墨  57.3cm×34.3cm  紙本設色  2018年

一、致力于將傳統筆墨語言轉化為現代表現

范揚的繪畫汲取了黃賓虹“五筆七墨”的創作經驗,尤其是“積墨法”,但他的“積墨法”又不是純粹意義上的“積墨”語言,而是對筆墨法的活學活用,形成了具有強烈個人色彩的一套獨特表現方式。當今畫壇學習黃賓虹者眾多,但范揚是屬于“既學進去了,又打出來了”的畫家代表。他把中國傳統繪畫的筆墨與西方現代藝術的表現語言如裝飾、構成等手法融會貫通,同時,他又把中國繪畫的散點透視與西方繪畫的焦點透視自由結合,在整體的構圖與具體的塑造中選擇不同而合理的解決方式。無論面對的是花鳥魚蟲、山川林木、都市街景,還是古今人物,他都能以己法將這些融入他的畫面之中。

這樣“兼容并蓄”成就的“范家樣”,讓有些人很難理解。為什么呢?因為范揚總是以自己的語言去表現眼前的世界,在行家眼里,他善用帶有表現性和速寫感的勾勒與皴法,畫面中的物象與現實生活是一一對應的,但對一般觀眾來說,其作品與具體物象的日常經驗有一定的距離感,讓人很難釋讀,《淮南子·說林訓》有言:“畫者謹毛而失貌。”不識畫者卻往往拘泥于物象形似。然而在不識者眼中的問題恰恰是范揚畫作的難點與優勢,他打通了傳統繪畫與現實生活的壁壘,以傳統的觀察方式和筆墨語言來描繪現實的生活場景。盡管范揚在創作時抹除了外在形式的具象塑造,但始終堅守著內在的精神主體,因此,雖然范揚作品給人的感覺是“快、草、亂、粗”,但這些令人詫異的特征都只是外在的形象語言,真正支撐其畫作的內核仍是對傳統古法的遵循。

范揚  都江堰寶瓶口寫生得稿  45cm×73cm  紙本設色  2019年

二、畫理通透、處世通達的通才畫家

范揚是當代畫壇中明星式的藝術家,這主要得益于他的綜合性素養。在當代繪畫越來越強調分科的形勢下,范揚既是一位難得的綜合性畫家,也是一位強調創新性的畫家。范揚是接受過系統科班訓練的畫家,他1982年畢業于南京師范學院美術系并留校任教,曾任南京師范大學美術學院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而且他很早就在全國美術展覽中獲獎,名噪一時。南京師范大學美術系是師范大學的美術系,培養的是未來的美術老師,所以范揚在讀大學時學得雜,后來留校任教又是“多面手”的老師,因此,范揚人、山、花兼擅,跟學師范美術和當師范美術老師不能說沒有關系。如今,范揚的繪畫自由、自信,實際是他多年來“博觀而約取,厚積而薄發”的必然結果。

范揚不僅在藝術創作上畫理通透,而且為人處世通達,是當今時代非常特別的通才畫家。他能夠體會到繪畫帶來的快樂,也會把這種快樂傳遞給大家。另外,范揚不僅堅持深入生活,堅持寫生繪畫,而且尤為珍視對生活的思考以及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他在平日里也注重文字的抒寫,在他的“只言片語”中時常閃爍出帶有中國禪宗的精神與智慧。

近幾年,范揚創作的“世事繪”系列作品頗為引人關注,其創作題材來源于每天的新聞廣播,這種特殊的記錄方式類似于經典著作《世說新語》的圖畫版。這種繪畫方式彰顯了范揚對時代生活和歷史文化的敏銳關注與思考,從中我們可以窺見畫家范揚身上有著公共知識分子的氣質。他的這些作品我們更不能用一種純藝術的角度來釋讀,因為這些作品是他借助筆墨載體來表現他對生活、公共事件的立場與態度,表現出他作為一個公共知識分子對于現實生活的關懷與立場。

范揚  寫意者寫其大意是也  45cm×73cm  紙本設色  2019年

三、范揚“亂線速寫式”或為中國畫帶來重大革新

范揚繪畫中的“亂線速寫”常常會讓人感受到一種混亂的、無意識的“涂鴉”魅力,并以此聯想到西方的凡高、高更以及杰克遜·波洛克滴撒式的抽象表現藝術,值得大家關注和探討。中國傳統繪畫中強調繪畫創作過程時的“隨意性”,因為隨意的心態往往會帶來一種偶然的、天然的筆致,稱之為“神來之筆”。而在現代藝術的表現形式“涂鴉”當中,其“無意識表現”品質與傳統繪畫中強調的“隨意性”之間似乎存在著某種內在的聯系。

再觀察范揚作品中的“亂線速寫式”中國畫,恰與西方涂鴉藝術中強調的“無意識表現”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他的作品表面上是帶給我們類似“涂鴉”的視覺感受,而內在的品質又建立在中國繪畫中“隨意性”的基礎之上。某種角度來說,范揚“亂線速寫式”語言是范揚有意識地解放了中國繪畫中程式化筆墨與刻意性書寫的現代語言。如果具體來分析范揚的“亂線速寫式”,會發現這種“亂”可以讓我們在視覺上體會到獨特的審美,也就是中國傳統畫所強調和希望產生的一種偶然的、隨機的、驚喜的、天然的趣味。所以,在中國畫今后的發展中,范揚的“亂線速寫”很有可能會為中國畫的現代表現帶來重大革新的突破口。

但需要強調的是,無論是“涂鴉”,還是“速寫式亂線”,并非是毫無章法的“亂”,前提一定是畫家熟練掌握了傳統書法用線的基礎上,再將現代藝術當中“涂鴉”的因素帶入中國繪畫中引發碰撞。只有當畫家在“有法”之后進入“無法”階段衍生的“亂”,才能讓中國繪畫中強調的“偶然性”與“涂鴉”的內在品質相通互融,進而在藝術創作中迸發出新的含義。

或許這種“亂”會讓我們在視覺上無法輕松接受,但正如“格式塔”視覺心理學原理掲示的那樣,視覺經過訓練認識和理解“亂”中之理后,就能體會到畫面中的游戲感與尋找感所帶來的樂趣,甚至會帶給我們一些不同尋常的審美體驗。事實上,黃賓虹作品的魅力,多少也與其作品“粗服亂頭”中包含了涂鴉的品質并因此給人們帶來一種愉悅和激動的感覺有關。視覺審美總是在追求新鮮的事物,而范揚的“亂線速寫”帶給人們的新鮮感,即是超越傳統規范之后所形成的綜合美感。

范揚  天水玉泉觀、玉皇殿、南天門  48cm×75cm  紙本設色  2019年

綜上所述,作為一個畫家,范揚的成功不是偶然的。不過也有一種聲音認為,雖然“范家樣”卓然而立,但范揚的藝術已經到達盡頭。其實不然,我曾見過他意臨董其昌的一幅小畫,得見他對傳統繪畫技法有著深刻的研究和體悟,既能消化吸收中國傳統繪畫的精髓,又能將其轉化成為獨具現代性的筆墨語言。這種綜合實力能支撐他走得更遠。未來的范揚會怎樣呢?我覺得他還是會在傳統筆墨與現代藝術語言的融合上有新的表現,也就是說,“范家樣”的個性化繪畫語言還有很大的拓展空間。

(作者為中國國家畫院研究員、《中國美術報》執行總編輯)
責任編輯:宋建華
(詳見《中國書畫》雜志2021年第5期)

 
友情鏈接
數字期刊
合作站點
博看網讀覽天下喜閱網悅讀網龍源期刊網91悅讀網VIVA閱讀百度藝術百科
版權所有:《中國書畫》雜志社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亮甲店130號恩濟大廈B座4層   郵政編碼:100142
電話:010-63560706   傳真:010-63560985   技術支持:15910958576   網站廣告:010-63560706-1019
京ICP備12050137號-1 
国产综合久久久久精品
<noframes id="p3rfd"><menuitem id="p3rfd"><pre id="p3rfd"></pre></menuitem>

<p id="p3rfd"><delect id="p3rfd"><menuitem id="p3rfd"></menuitem></delect></p>

<p id="p3rfd"><delect id="p3rfd"><listing id="p3rfd"></listing></delect></p><p id="p3rfd"><delect id="p3rfd"><menuitem id="p3rfd"></menuitem></delect></p>
<p id="p3rfd"><output id="p3rfd"><delect id="p3rfd"></delect></output></p>

<p id="p3rfd"><p id="p3rfd"></p></p>

<p id="p3rfd"></p>
<pre id="p3rfd"><delect id="p3rfd"></delect></pre>
<pre id="p3rfd"></pre>

<p id="p3rfd"><delect id="p3rfd"><menuitem id="p3rfd"></menuitem></delect></p>
<p id="p3rfd"><output id="p3rfd"></output></p>

<pre id="p3rfd"><output id="p3rfd"><menuitem id="p3rfd"></menuitem></output></pre>

<p id="p3rfd"><output id="p3rfd"></output></p>

<pre id="p3rfd"><output id="p3rfd"><output id="p3rfd"></output></output></pre>

<pre id="p3rfd"></pre>

<pre id="p3rfd"></pre>

<pre id="p3rfd"><output id="p3rfd"><delect id="p3rfd"></delect></output></pre>